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“明星”导盲犬珍妮退役:最后一次乘坐地铁 依然遭到阻拦

  • 浩博官网
  • 2019-07-23
  • 371人已阅读
简介记者/石爱华摄影/刘畅编辑/刘汨&nb

    记者/石爱华 摄影/刘畅

     编辑/刘汨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陈燕与珍妮在前往大连的旅途中

     “您是珍妮的亲妈。”

     “您才是,您才是!”

     12月17日傍晚,大连北火车站台,陈燕和马恩书一见面,就相互谦让起来。嘴上客气着,两个女人却谁也不想松开牵着珍妮的绳子。

     珍妮是一只黑色的母拉布拉多,也是中国第十八只导盲犬。出生后,她先是被送到马恩书家寄养,随后经过培训,为盲人陈燕服务了八年。

     马恩书曾经以为,淘气的珍妮没法成为一名合格的导盲犬,她们不会分开太久。未曾想,珍妮却成为了其中的佼佼者,她不仅尽职的为陈燕领路了八年,还成了公众“明星”,提高了整个社会对导盲犬的接纳程度。

     如今,10岁半的珍妮像个胖老太太,身体状况已不再适合导盲。这次在大连,将为她举行一场退役仪式,同时宣布她接下来的归宿。

     作为珍妮的两任的母亲,无论陈燕还是马恩书,都不想失去对她的抚养权。

     自动播放 陛下,您的Flash插件已过期,无法播放视频了 建议您…… 升级 Flash 插件 按住画面移动小窗X<>俄罗斯天寒地冻,小狗冒雪守在商店门口2个礼拜,太忠诚了中国最惨“钉子户”,为400万赔偿款坚守7年,如今让人嘘唏不已七旬老人改装一辆骑了31年的老自行车,有人竟然出价5000他都不卖哈尔滨首条导盲犬,让他重见光明超萌导盲犬的一天,这一种美好的信任和友谊 !一个收养了各种动物的好心人,穿山甲在院子里跑大象赖在厨房导盲犬8年后再次见到前主人,一瞬间的反应,让现场观众泪流!男子北京地铁吃小龙虾随地乱吐 从西直门到宋家庄吃完整整一盒“巴掌宝宝”生命体征已经平稳,通过众筹平台共募集善款80万元实拍视障旅客携导盲犬乘高铁 铁路职工热心引导盲人被广场舞者撞骨折 肇事者之后未现身交警拦下酒驾男子,没有对其处罚反而一路护送,原因让人暖心!敬上最后一个执勤军礼!天安门广场上给3岁宝宝回礼的战士退伍了一只导盲犬的自白:我寿命虽短,可却点亮了主人的整个世界男子向民警出示“免死金牌”, 自称联邦调查局特工

    

     北青报“青流”工作室原创视频:《导盲犬珍妮的最后一趟地铁》

     珍妮的“嫁妆”

     12月17日傍晚,马恩书早早就在站台等着,看见陈燕牵着珍妮下了车,马恩书还是按8年前的习惯称呼珍妮,“妮儿,想妈妈没有?”

     陈燕摘下导盲绳,珍妮一头扎进马恩书怀里,摇晃着尾巴蹭来蹭去。旁边响起一片快门声,同行的记者都不想错过这个“母女重逢”的瞬间。

     陈燕能感觉到珍妮的兴奋,她重新给珍妮穿上导盲绳,“妮妮,你还要我这个妈妈吗?”

     珍妮乖巧地钻进项圈,发出“咕噜咕噜”的声音示好,她来回穿梭在陈燕和马恩书之间,两个妈妈对珍妮抚养权的“争夺”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 在来大连之前,陈燕已经做好失去珍妮的准备了。在大连导盲犬基地,包括珍妮在内,目前只有三只导盲犬退役,此前的两只退役犬都回到了寄养家庭。有研究表明,犬类对第一任主人的感情最为深厚,只要寄养家庭的成员身体健康、有能力照顾退役犬,一般都会送回寄养家庭,美国、德国、日本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 陈燕知道这个惯例,“据说狗只认第一任主人,我想打破惯例,但希望很小。”这次大连之行,珍妮的东西有七八箱,陈燕像是在给女儿准备嫁妆一样。

     离开火车站,一行人去了马恩书的家,那是大连郊外的一个别墅区。一进门,陈燕就把珍妮在北京住得同款狗舍搭在了屋里,粉红色的“小房子”撑开,屋顶上有蕾丝花边,窗户是白底碎花,和马恩书家古典的装修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 陈燕跟马恩书交代珍妮的生活习惯,“帐篷最底下要垫层防滑的泡沫板,第一层要铺薄被子,第二层要铺纯棉的厚垫子。”陈燕一边说,一边从行李箱里拿出帮珍妮做的三块新垫子,一块薄垫、一块画着粉红色火烈鸟、一块绣着红牡丹。

     帐篷刚搭好,珍妮就钻了进去,陈燕蹲下身抚摸她,“北京的家里也有一样的帐篷,你要跟着我养老,我把这帐篷也给你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 马恩书没有谦让的意思,她认为还是珍妮度过童年的地方最适合她,“珍妮当然要在这里养老,我们都很想她,珍妮的名字就是我们选的。”

     两个母亲的“暗战”开始了。

     在帐篷里玩够了,珍妮趴回陈燕脚下,眼皮都懒得抬一下。作为训练有素的导盲犬,面对陌生人的招呼,珍妮大多数时候鲜有回应。但马恩书想试试,她对珍妮发令:“妮儿,坐一个。”说到第三遍,珍妮就坐了起来,马恩书很惊喜,“来,跟妈妈握个手。”珍妮听话的抬起了爪子,马恩书更高兴了,给珍妮喂了一大块鸡胸肉。

     陈燕也不示弱,她用嘴把食物喂给珍妮,玩起了“拔河”游戏,珍妮一用力,陈燕摔了个屁墩儿。马恩书见状,又拿出了一块肉,“来,再吃最后一块,再握个手。”珍妮很听话,又把爪子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 陈燕摸到叼着肉的珍妮,她要求道:“给妈妈一点吃,来,珍妮吐。”

     珍妮果真把一半鸡肉吐了出来,陈燕习惯性的表扬道:“good girl”,然后又把肉送回了珍妮嘴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陈燕为珍妮整理了几大箱行李

     一条狗的使命

     在马恩书家的大房子里,陈燕能感觉到,珍妮四处跑着很开心,她猜测这里应该就像电影《一条狗的使命》里的那种房子,外面还有个院子可以让珍妮玩耍。”

     她蹲下来,一边给珍妮挠痒一边许诺:“明年带你去北戴河,去那给你租个家好不好?”

     陈燕确实害怕失去珍妮,在她最失意的时候,是珍妮带给了她希望。

     陈燕是中国第一个盲人钢琴调律师,2010年出门工作时,被一辆电动车撞倒,那次事故之后,陈燕的眼睛彻底失去光感,一度不敢独自出门。绝望的时候,家人提议她申请一只导盲犬来克服心理障碍。

     在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,珍妮排行“十八”,导盲犬基地的校长王靖宇介绍,自2006年基地成立以来,包括在训犬在内,已经培养了150余只导盲犬。早期的导盲犬多来自热心人的捐助,当年珍妮就是一只被捐赠过来的拉布拉多。

     导盲犬在一岁前属于寄养阶段,之后才会正式开始接受训练。想成为寄养家庭并不难,只要领养者身体健康,全家喜欢动物,有经济能力,并且保证一天3小时以上的陪伴就可以。马恩书一家人也是因为喜欢动物,在报纸上看到消息后主动申请做寄养家庭的。

     第一次见面时,珍妮淘气的在马恩书脚下撒了一泡尿,马恩书没介意,她喜欢这只黑色的拉布拉多。珍妮的名字是马恩书儿子起的,珍妮和儿子都是“Z”字辈,珍妮小的时候就喜欢到户外活动,马恩书的丈夫总带着珍妮四处爬山。

     一年后,马恩书把珍妮送回基地接受培训时,并不觉得她的天赋可以通过最终的导盲犬考试。没想到,珍妮竟然成为了其中的佼佼者,她们也就此分开了九年半。

     受训结束后,珍妮和陈燕第一次在基地见面,珍妮一下扑了上来,把陈燕吓得撒腿就跑,“这条大狗太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 陈燕后来回忆,那天她穿了一件玫红色的外衣,她推测这应该是珍妮喜欢的颜色,自那以后,陈燕的大多数穿着打扮都是玫红色的。

     导盲犬和使用者并非一拍即合,最开始,珍妮只听训导员的话,不愿意听陈燕指挥,甚至故意把陈燕往石头上领,陈燕需要在导盲犬基地耐心学习指挥珍妮。

     她们的默契一点点磨合出来,由于训导员和陈燕的体型力量都不相同,珍妮需要重新适应陈燕的力量,两人配对成功的第二天,珍妮就因为用力过猛把陈燕扯了一个跟头。刚回北京的时候,陈燕也要每天带着珍妮熟悉路线,适应新家的生活。

     陈燕早早就被告知,导盲犬是有服役期限的,她想到可能会有分别的一天。“所以我珍惜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天,有时间就带她出去玩,怕将来后悔。”几年里,珍妮跟着陈燕去了很多地方,除了贵州和新疆,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国。

     有时珍妮来大连参加活动,马恩书也有和她见面的机会,马恩书从来没断了等珍妮回来的念头,她家后来又养了两只罗威纳犬,但珍妮的位置是无法替代的。“我老公总念叨,等她回来了,再一起去爬山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陈燕和马恩书都希望能抚养珍妮

     最后一趟地铁

     经历过最初的磨合后,陈燕和珍妮默契起来。但陈燕并不只想把珍妮当作自己的导盲犬使用,她努力提高曝光率,还开通了各种网络平台,希望通过展现自己和珍妮的生活,提高社会对导盲犬的接纳程度。

     珍妮因此有机会见了很多大场面,她担任过残疾人亚运会的“引导员”、参加过世博会演出,还是很多电视节目的座上宾。

     来大连的前一周,陈燕为珍妮安排了最后一次集中“曝光活动”。

     12月14日下午,陈燕先在麦当劳请珍妮吃了一盒麦乐鸡,之后准备带珍妮再坐一次地铁。地铁是珍妮的“伤心地”,2012年初到北京时,珍妮多次被拒绝进入地铁,光在家门口的天通苑站就有11次。有乘客还看到过,在被阻拦后,珍妮趴在地上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 2015年5月1日《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》正式实施,其中规定盲人可以携带导盲犬乘坐地铁,但那之后,珍妮出入地铁也并非畅通无阻,有时候珍妮被要求戴上口罩,有时候不了解规定的站员还是把珍妮挡在门外,陈燕希望最后一次坐地铁能给珍妮留下一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 一顿饱餐之后,珍妮心情不错,陈燕下达了去地铁的口令。一路上,珍妮带着她避开了台阶、路沿这些高低不平的地方。有好奇的路人凑过来,“她是真的看不见么?”

     陈燕早就习惯了这种质疑,她形容自己“脸皮厚了”,网上也有不少这样的声音,不去理会就是了。前几天,她刚带着珍妮去一所学校办了讲座,她更喜欢和那里的孩子们相处,虽然他们对导盲犬的品种、训练方式都不大了解,但在一次次提问里,陈燕能感觉到善意。

     在珍妮的牵引下,陈燕很快到了天通苑地铁。距离安检门还有一米时,安检员就抬起胳膊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:“对不起,宠物不得入内。”

     这个结果和陈燕想象的差不多,她向站员解释珍妮是导盲犬,检查了证件后,经过工作人员和领导沟通,珍妮才被允许进站。

     珍妮在车厢里没有太多的存在感,她一直趴在陈燕的脚边,后半身缩在座椅下面,七十多斤的身子随着地铁的行驶有节奏的摇摆着。如果不是被一群记者的镜头围着,很多乘客都没注意到珍妮的存在。陈燕摸到珍妮的尾巴耷拉下来,显得兴致不高,珍妮还不知道,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乘坐地铁了。

     下了地铁,陈燕有些激动,“如果我有下一只导盲犬,希望不要再像珍妮一样遭遇这么多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多数时候,珍妮只是安静的趴在陈燕身边

     “明星”导盲犬

     珍妮在北京参加的最后一场活动,是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举办的一场“暖冬会”。这场与动物有关的聚会,一共有三只拉布拉多犬受邀,珍妮是其中之一,另外两只是武警的救援犬牛牛和壮壮。

     同是拉布拉多,牛牛和壮壮每隔几分钟就“汪”一嗓子,吸引大家注意,珍妮则显得过于安静,见到同类也只是用鼻子远远嗅嗅,连个招呼也不打。这和不同工作犬所接受的训练不同有关,导盲犬的安全稳定性最为重要,工作状态下的导盲犬要被训练到“打不还口”,珍妮曾在一个公园里被一条小狗咬伤都没还嘴。

     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的负责人王靖宇曾介绍,导盲犬的选拔很严苛,它们多来自于有着优良血统的安静型幼犬,想成为一只导盲犬,“祖宗八代”都不能有伤人史。

     陈燕盲画的一副油画,将在这场活动中拍卖,画里胖乎乎的黑狗是珍妮,她穿着红衣服,蹲在一片绿色的草坪上。当初选择珍妮作为自己的导盲犬时,陈燕就考虑到黑色的狗比较好画,对于盲人来说比较好操作,“真画起来才发现很难,黑色深浅不一,凭记忆很难调色。”

     这副油画3000元起拍,七八轮报价之后,被一个企业高管以3万元的价格买入。这次拍卖所得善款将全部捐赠给这个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,用于流浪动物的救助项目。这些年,陈燕演讲和拍卖画作所得多半捐给了导盲犬训练基地,有将近20万元。

     这场活动之后,珍妮累坏了,在北京的最后一天,陈燕没再让珍妮出门,她拒绝了媒体的拍摄要求,用一天的时间给珍妮打包行李。

     临行前一晚,陈燕又把珍妮的习惯一条条写下来:珍妮吃骨头会拉稀,最喜欢吃牛腱子肉煮白菜;冬天早晨要喝温水,两只前爪上身是要吃东西;出门有车一定要喊她,因为不带导盲鞍时珍妮不太会躲车……

     林林总总,陈燕一共写了二十条,准备交给珍妮可能的新主人。那一晚,陈燕破例允许珍妮睡在了自己床边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珍妮(右)和她的继任者“黑萌萌”

     重回寄养家庭

     12月18日是上午10点,珍妮的退役仪式在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举行,这是一次难得的团聚,不光陈燕和马恩书,她当年的训导师也来到现场。仪式上,王靖宇还将公布珍妮退役后的抚养权归属。

     上一次团聚是在一档节目里,节目组把三个家长叫来,让珍妮自己选择和谁养老,规则是三人一起呼唤珍妮,珍妮坐在谁的面前,退休后就跟谁。珍妮围着三人绕圈,最终谁也没选。陈燕回家后嗔怪过珍妮:“让你选你不选,那只能校长来选了。”

     退役仪式上,陈燕播放了42条珍妮的成长视频,想最后再试试,能否打动导盲犬基地的王靖宇校长。视频放完,陈燕没再多说什么,坐在那哭了,珍妮趴在一边,也跟着“呜呜”的哼着。

     “导盲犬的一生很短,能够留给每个家庭的时间都不多。”站在台上,王靖宇也很矛盾,但是因为在上次的节目中珍妮没有做出选择,只能由王靖宇来做出最终的决定了。“根据国际惯例,我们还是让珍妮回到她的寄养家庭里。”

     马恩书站起来鼓掌,陈燕也想跟着鼓掌,但眼泪又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 主持人把另外一直黑色的拉布拉多送到陈燕身边,这是珍妮的继任者“黑萌萌”。陈燕抚摸着黑萌萌,“爪子比珍妮还大,个子比珍妮高。”

     珍妮好像也查觉出了什么,不再往常那样安静的趴在一旁,她站了起来,挡在了陈燕的前面。

     the end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文章评论

Top